傑出的法國女科學家安妮•戴讓-阿賽馬 - 4月

發佈於 : 2010年4月19日 / 最近更新 : 2010年4月21日

- 

安妮•戴讓-阿賽馬(Anne Dejean-Assémat)獲歐萊雅-聯合國科教文組織世界傑出女科
學家成就獎,獎金為10萬美元,以表彰她長年專注於科學研究。

- 

安妮•戴讓-阿賽馬是一位專攻人類癌症發病機制研究的生物學家。

JPEG - 35.9 kb

安妮•戴讓 -阿賽馬

- 

安妮•戴讓-阿賽馬酷愛跑步,無論是嚴寒酷暑,她都以頑強的意志在巴黎的公園內堅持跑步。如果說這位金髮高個女科學家身上擁有馬拉松賽跑運動員的品 質,那決非朝夕之功(不管所付努力是否有結果,都需要不知疲倦,持之以恆地堅持)。.正是源於這樣的品格,安妮•戴讓-阿賽馬被授予享有盛名的歐萊雅-聯 合國教科文世界傑出女科學家成就獎。全世界每年有五位各大洲的女科學家獲此殊榮。1999年諾貝爾獎得主,評獎委員會18名評委之一的古恩特•布羅貝爾 (Günter Blobel)認為,她們之所以獲獎不僅是因為她們在科研領域發揮的重大作用和卓越貢獻,還因為她們為立志投身科研事業的年輕姑娘們樹立了學習的榜樣。

- 

與癌抗戰

- 

科學博士安妮•戴讓-阿賽馬自2003年起領導巴士德研究所的細胞核組織與腫瘤形成組織研究小組和法國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院(Inserm)的腫瘤 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研究小組的工作。為了改善治療手段直至戰勝癌症,這位法國科學家每天早晨從穿上白大褂那一刻起就準備著戰勝癌症並弄懂機理。在癌症發病初 期,有一些健康細胞轉化或成為癌細胞,而轉變的原因至今仍是未知數,正是這一謎團促使安妮•戴讓-阿賽馬竭盡全力去破譯。
為此,她需要不知疲倦地俯身於實驗室的顯微鏡前,觀察無比小的人類細胞,幾乎所有的遺傳信息都存在於細胞核中。細胞核含有蛋白質,是小分子的“感受 器”,如維生素和荷爾蒙等。安妮•戴讓-阿賽馬發現,在白血病患者的癌細胞中,有其中一個“感受器” ,即類維生素A酸感受器的結構有差異,這是弄清這一感受器的變化是如何將白血病帶給人類的線索。尤其是這一發現意味著類維生素A酸對這類白血病可能產生療 效的重大進展。安妮•戴讓-阿賽馬為取得這些成果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她強調說:“科研職業就是一個失敗多於成功的職業,要有堅強的神經系統,不能有太強 的自尊心。我們平均約兩年的實驗結果才能獲得一次所期待的成功”。

- 

重大治療進展

- 

在取得上述成果之後我們的科學家並沒有停止那些枯燥無味的實驗。.她繼而又發現同一感受器在某些肝癌中也發生變異,並證明乙肝可能是這一變化的原 因。這是一項重要進展,因為病毒感染與健康細胞向癌細胞轉變有直接聯繫由此得到證明。

- 

安妮•戴讓-阿賽馬的又一最新證明是砷(治療某些白血病使用的物質)本身也能使變異的類維生素A感受器發生變化。由此,使用砷遏制類維生素A感受器 變異成為研究的依據。她目前正集中精力研究小泛素樣修飾蛋白(SUMO),這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發現,它同樣能更改變異了的類維生素A感受器結構。現在是 要弄清這一蛋白活性的變化是怎樣引起細胞不規則分裂並導致癌症的。

- 

協調好個人生活與科研工作

- 

安妮•戴讓-阿賽馬2004年起成為法國科學院院士,她非常清楚,這一需要付出堅韌毅力的事業之所以獲得成功多虧了家人的理解。首先是她的丈夫和三 個孩子(兩女一男),他們如今都是已進入青春期的大孩子。因為即便是在家裏,“當您關上了實驗室的大門也無法完全將手裏的實驗項目關在身後,您所有的時間 和精力永遠都被工作佔據”,她這樣向我們敍述。這是一個無法協調的複雜工程(家庭生活與高水準的科研工作)。如果說她今天的成就是因為有一個大後方基地和 汲取源泉的安全島,那就是她身為工程師和數學教授以及高中生物老師的父母,是他們激發了她從事科研的興趣,給了她投身科研的動力。 “我小時候對動植物的世界非常入迷,我覺得如果為弄懂這個世界而奉獻我的一生是一種快樂。每天早晨能去實驗室對我來說是享受’一種特權’,而不是盡義 務”。另一個影響她的重要因素是父母的進取精神,她有一位元熱愛生物學的父親,一位元具有男女平等思想的母親,他們教會她不知疲倦地顛覆固有成見,不斷提出問 題,如今這已成為她日常科研工作中的一個強項。

- 

男女並駕齊驅

- 

顯然是對自己的成長經歷極為滿意,安妮•戴讓-阿賽馬鼓勵年輕姑娘毫不猶豫地投身科研: “如果你們熱愛這項職業,那就別害怕,好好把握機遇”! 我們的生物學家非常理解年輕姑娘們擔心無法協調好緊張的職業生活與個人家庭生活,她補充道:我們應該改變觀念,要從小鼓勵姑娘們,讓她們堅定信心,應該相 信女人的能力”。安妮•戴讓-阿賽馬憶及自己參加學術會議之初,她經常是這個男人領地裏唯一的女人,她為今天在科研領域中的男女並駕齊驅感到高興。由婦女 摘得2009年的生物和醫學諾貝爾獎就是最好的證明,其中兩位得主之前曾經獲得過歐萊雅-聯合國科教文組織世界傑出女科學家成就獎。

- 

巴斯卡•貝爾納(Pascale Bernard)文,朱祥英譯

發表於 09/06/2010

回到頁面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