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桑—充滿情感和信念的才女 (2004年1-3月)

GIF

2004年一整年將舉辦紀念喬治‧桑的各種活動。這位女作家出生於1804年,因其文學創作和她投身政治及社會活動而蜚聲法國海內外。她不知疲倦地工作,超凡脫俗,豁達大度,為把理想付諸現實而奮鬥不息。她的信念到底是什麼?答案是:為了包羅所有形式的愛。


記者 弗洛朗斯‧雷納爾

“喬治‧桑是位藝術家、作家、記者,投身於社會和政治生活的女中豪傑,她人生複雜,受到過吹捧、讚美和醜化,不失是一位為了爭取思想、生存和創作自由而奮鬥的代表性人物。”鑒於所有這些緣故,法國文化部長讓-雅克‧阿亞貢(Jean-Jacques Aillagon)決定把2004年定為喬治‧桑年。因為,這年正好是她的誕辰二百周年。

喬治‧桑原名奧羅爾‧杜潘(Aurore Dupin),1804年7月5日生於巴黎,1876年卒於法國中部貝裏省的諾昂。在她有生之年,不斷地穿梭於兩地之間,其事業也隨之來回轉移。

幼時由祖母扶養,17歲時和卡齊米爾‧杜德旺(Casimir Dudevant)男爵結婚,育有兩子。九年之後,和丈夫離異,棲身於小說家于勒‧桑多(Jules Sandeau)在巴黎的寓所。奧羅爾於是改名喬治,取「桑多」第一個音節「桑」為自己的姓氏,穿著打扮成男人,並抽起了雪茄。以記者身份開始執筆寫作。她的第一部小說《安蒂亞娜》(Indiana 1832年 )大獲成功,接著又寫出了《瓦朗蒂娜》(Valentine1833年)、《蕾麗亞》(Lilia 1833年)、《雅克》(Jacquees 1834年),《莫普拉》(Maupra 1837年)等作品。《法國文學大百科全書》為一些浪漫、抒情、帶有反叛痕跡的作品,「喋喋不休地頌揚既對肉慾也對理想的熱戀(但總是過分的、結局失敗的)、頌揚抗爭社會和偏見的愛情」,實為作者對當時自己的寫照。

進行精神和良知的革命

GIF - 5.5 kb
小仲馬、福婁拜和喬治?桑等

喬治‧桑遭遇到過各種偏見的攻擊:首先是因為她屢次的愛情挫折,尤其是和詩人阿爾弗雷特‧德‧繆塞(Alfred de Musset)以及以波蘭 作曲兼鋼琴演奏家弗雷德里克‧蕭邦(Frédéric Chopin)的愛情經歷(她和後者共同生活了十年);其次緣於她的立身處世:正如米雪‧貝羅(Michelle Perrot) 在《女人或歷史的沈默》中所說的,「喬治‧桑是一個社會的混血兒,既非貴胄,也非自由民。她對此心裡明白,坦然承受,並以此為榮,儘管有時也為此感到痛苦。」

負責籌劃喬治‧桑年活動的雷納‧普拉(Reine Prat)解釋道:「喬治‧桑從1830年起在君主復辟時期的法國就是個共和份子,她維護著人民的權利和個人自由,同時宣稱人們需要團結。」

十九世紀40年代,喬治‧桑受到人道神秘主義思想家費利西特‧拉姆內(Félicité de Lamennais)、尤其是受到哲學家彼埃爾‧勒魯(Pierre Leroux)的影響,發表了幾部接受社會主義思潮啟示的小說。米雪‧貝羅分析說:“從此以後,在她眼中,社會革命已成了政治革命不可或缺的補充。但二者都必須依賴於一場「道德革命、一場精神的和良知的、其本質上是宗教的革命。」這個時期發表的作品有《木工小史》(Compagnon du tour de France 1840年),《賀拉斯》(Horace 1841年),《康素愛蘿》(Consuelo 1842年 ),《安吉堡的磨工》(Le Meunier d’Angiboult 1845年)等。在這些對社會的批評和宣揚愛情至上相互關連的題材中,也透露出她對哲學家讓-雅克‧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的敬仰。

1848年路易‧菲力浦下台時,喬治‧桑發表了眾多的政治評論,也參加了《共和新聞簡報》的編篡,還創建一份曇花一現的報紙《人民事業報》(La Cause du Peuple)。但當革命失敗之後,她深感失望,就決定像她在《小法岱特》(La Petite Fadette 1849年)的序言中所述,將自己帶入一個「寧靜、 純真和夢幻的理想境界,以想像力來排解自己。」

諾昂的慈善夫人

JPEG - 5.3 kb
諾昂(貝裏)的喬治?桑故居

喬治‧桑在諾昂始終關注著農民,在一系列的田園小說中都以農民為主角:《磨沼》(La Mare au Diable 1846年),《棄兒弗朗薩》(François le Champi 1848年)《笛師》(Les Maîtres sonneurs 1853年)等等,揭開了鄉土氣息的故事篇。她描寫當地的風光和她所深愛的人物,把他們理想化,有時甚至過了頭。她後來解釋道:「他們如同我描繪的那樣出現在我面前。也許因為我在現實生活中遇過太多心地善良的人,所以我相信正直,友誼和無私......我筆下誠實和純潔的人物並不是抽象的概念......」她認為無論如何「藝術不是對正面現實的研究,而是對理想現實的追尋。」

拿破崙三世(1852-1870)第二帝國時代,喬治‧桑開始了內心脫離塵世的生活。還於1854年發表了長篇自傳《我的一生》(Histoire de ma vie)。但諾昂並不因此而不再是文人墨客相聚的寶地:那裡聚集許多享有盛名的客人:音樂家弗朗茲‧李斯特(Franz List)、畫家歐仁‧德拉克魯瓦(Eugène Delacroix)、作家奧諾雷‧德‧巴爾扎克 (Honoré de Balzac)、泰奧菲爾‧戈蒂埃(Théophile Gautier)、居斯塔夫‧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和歐仁‧弗羅芒坦(Eugène Fromentin)等。喬治‧桑和農民們一起享受生活,後者為稱她為「諾昂的慈善夫人」。她教農民的孩子們識字,並周濟他們。

喬治‧桑關注藝術和自然科學。雷納‧普拉對此歸納為:「她打亂了各個學科之間傳統的層次和分割,鑽研並且富有才氣地把玩著音樂、繪畫、植物學和礦物學,有時當起醫生或人種學家;她收集歌曲和貝裏地區的習俗信仰,在諾昂創建了一個木偶劇團;她擅長女紅針繡、烹調果醬蜜餞、放馬賓士以及手槍射擊......」所有這些活動並不影響她的寫作狂熱。一直到臨終,她筆耕不斷,寫出雜記、小說、散文和劇本。於是乎《金樹林的華貴先生們》(Les Beaux Messieurs de Bois-Doré; 1858年)、《維爾梅侯爵》(Le Marquis de Villemer 1861 年)、《坎蒂妮小姐》(Mademoiselle de la Quintinie 1862年)先後問世。她同時也留下法國文學中極為豐富多彩的書簡(共二十五卷)。

喬治‧桑這位女界翹楚「對不公正和不幸的事總是縈懷在心,堅信旁人對此還是可以做些事情使其改變,插手相助乃是人之天職」。然而米雪‧貝羅驚奇的發現她身上有雙重性:「個人行為很是大膽,但對涉及婦女政治平等的集體要求則畏首畏尾,有時甚至毫無作為。」不過,她還是同意喬治‧桑從不停止對「雄性」所擁有的不合理及不公平的權勢反抗。在她的生活中如同在其作品中,婦女解放問題都佔了重要地位,成為眾多法國婦女和歐洲婦女的啟示與支持。雷納‧普拉從更廣的角度來審視,說:「喬治‧桑的作品已超越國界,提供許多的人民解放運動參照,並影響不少眾所周知的大文豪:費奧多爾‧米哈伊洛維奇‧陀思妥耶夫斯基(Fedor Mikhaïlovitch Dostoïevski)、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瑪卡萊特‧福勒(Margaret Fuller)、沃爾特‧惠特曼(Walt Whitman)、布朗蒂‧伊里亞德(Brontë Eliot)和喬治‧伊里亞德(George Eliot)姊妹。  

紀念喬治‧桑的活動

喬治‧桑年將於2004年2月3日開始,當天舉行「喬治‧桑探究活動」,邀請法國和世界所有文化和教育網絡參與。屆時,在國民議會廳,將由讓娜‧香巴涅(Jeanne Champagne)導演,由職業演員和中學生來演出和朗誦這位女作家的政治與浪漫主義風格的文章。紀念活動的閉幕式是12月9日、10日兩天,在參議院廳進行以「喬治‧桑—政治和文學」為主題的國際研討會。一整年間還有各式各樣的紀念活動。國家圖書中心為了推動喬治‧桑著作再版,還將對有意於此的各家出版商給予支持,法蘭西國家圖書館也將增加網站上的相關資料。(http://gallia.bnf.fr/

- 網站:
http://www.georgesand.culture.fr
http://www.amisdegerogesand.info

- 其他資訊請參閱:

• Le Monde de George Sand, d’Anne-Marie de Brem, monum, éd. du Patrimoine, Paris, 2003.
• Les Femmes ou les silences de l’Histoire, de Michelle Perrot, éd. Flammarion, Paris, 1998.
• George Sand, un diable de femme, d’Anne-Marie de Brem, éd. Gallimard, Paris, 1997.

李棣華 譯

摘自《今日法國》第53期,2004年1-3月

- 法文版

發表於 16/08/2006

回到頁面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