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 : 演繹跨越世紀、超越國境的人類歷史 (2008年5月)

2008年5月9日,歐盟所有成員國都舉行了“歐洲日”慶祝活動。每年的“歐洲日” 都是慶典之日,是歐州各國人民和歐盟公民之間拉近距離,互相接近的機遇,它同樣也是一次向為歐盟創立作出貢獻的人們表示敬意的機會。在這些創建歐盟的功臣中有許多法國人。

法國以紀念原外交部長羅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所發表的宣言來慶祝今年5月9日的“歐洲日”,舒曼公認是歐盟創建之父之一。而浪漫主義作家、世界預言家維克托•雨果(Victor Hugo)由於他先知先覺的言論,則可被視作今日歐盟的支持者之一,即便是之前的伏爾泰(Voltaire)、盧梭(Rousseau)和之後的其他作家也都曾關注過歐盟問題。正是這些政治、經濟,同時還有文學、藝術、哲學的影響構成了歐盟身份的由來。2008年7月1日起,以“保護歐盟”為主題,法國將擔任為期三個月的歐盟輪值主席。

1950年的5月9日,在時任法國外交部長的羅伯特•舒曼的推動下,歐洲邁出了一大步,舒曼在法國外交部鐘廳發表的宣言旨在使歐洲國家之間相互接近,建立一個可與美國較量的歐洲聯盟,制止歐洲相鄰國家之間的衝突。他在宣言中指出:“這個歐盟不是在一夜之間,或由一個計畫就能建立的:是通過實施具體的行動才能造就的,首先是要建立一個真正的互助關係 ”。這一被譽為“舒曼宣言”((或舒曼計畫)的著名提議被視為歐盟的出生證。

建立一個《歐洲煤鋼共同體》(CECA)這樣的超國家政治實體是舒曼計畫的原則,這一計畫由當時的法國國家計畫署署長讓•莫內(Jean Monnet)同幾位高級官員修訂。為了紀念這項宣言,在1985年6月的米蘭歐盟峰會上,5月9日被與會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定為“歐洲日”,並於1986年慶祝了首個“歐洲日”。

歐洲大陸政治統一的理想在十八世紀就已經萌發,二戰以後,政治統一的需要顯得前所未有地不可或缺。

然而,自1849年起,《世紀傳說》和《悲慘世界》的作者維克托•雨果就曾將建立一個歐洲合眾國視為真正的必要。他不顧同代人批評這是一個可笑的想法(法國和德國被視作一對宿敵,並且被認為會一直延續下去),他在1849年8月的世界和平大會上發表的演講奠定了歐盟思想的基石:“這樣的一天終究會到來,法國、俄羅斯、義大利、英國、德國以及歐洲大陸的所有國家,不丟失各自的鮮明品質和光榮特色,你們在一個高級機構中緊密地相互依靠,共建歐洲友好關係” (…)。 這樣的一天終究會到來,人們看到兩個巨大集團,分處大洋兩岸的美利堅合眾國和歐洲合眾國跨海握手,交換各自的產品,進行貿易、工業、藝術以及人才等交流。

這一思想到了二十世紀中葉才被人們重新採納並接受。講法語的瑞士人鄧尼斯•德•魯日蒙(Denis de Rougemont)成為歐盟思想的先驅,他在1948年5月歐洲海牙大會上宣讀的“致歐洲人信”中就曾經勾畫了未來歐盟的輪廓:“世界歷史上將前所未有地感受到雲集了眾多自由人的如此強大的聯合體,戰爭、恐懼和苦難將前所未有地被如此出色的對手戰勝”。他尤其呼籲消除壁壘,進行商品貿易、貨幣兌換、經濟政策協調;成立歐洲最高法院、通過普選建立歐洲議會。

正如他所預言,這一共同議會於1952年成立,1962被稱作歐洲議會,1979年,歐洲議會的全體議員都由民眾直接選出。議會在歐盟機構中成為一個新的舞臺,一位法國婦女西蒙娜•韋伊(Simone Veil)曾擔任過議會主席,她過去和現在仍一如既往地全力捍衛著歐盟理想—— “各國人民超越仇恨和野蠻,走上民主與互助的道路”。

如今,這一卓越的歐盟理想已成為現實,歐盟已經是一個兼有聯邦制和政府間特點的超國家機構,它的顯著特點是既作為多樣文化的源泉,又構成一個文化整體,從而具有世界性。這些先驅們在構想、設計歐盟的同時也引領了歐盟文化的崛起,我們應該尊重這樣的文化,並傳遞給後代。歐盟文化獲得了跨世紀、跨國境的持久、穩固的發展空間。

Annik Bianchini
阿尼克•邊奇尼

【法國聚焦】

發表於 29/05/2008

回到頁面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