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慶祝蕭邦年 - 6月

發佈於 : 2010年6月4日 / 最近更新 : 2010年6月7日
- 

在拉雪茲公墓中,有一座墓穴終年被絡繹不絕的鮮花覆蓋。深受華爾滋舞曲或瑪祖卡舞曲感染的遊人、音樂家或音樂愛好者們來到偉大作曲家弗雷德里克•蕭邦 (Frédéric Chopin)的墓前,獻上一束芬芳嬌豔的鮮花,向這位兼有波蘭法國血統的音樂家表達他們的敬意。

- 

今年是蕭邦誕辰200周年,法國舉辦各類活動隆重慶祝蕭邦年,以此向這位在它的土地上度過大半生的偉大音樂家表示最崇高的敬意。蕭邦 1831年來到巴黎,二十年後在巴黎旺多姆廣場(place Vendôme)自己的寓所中逝世。如果說弗雷德里克•蕭邦充滿感情地以波蘭人為榮,那麼可以說他同樣深深地眷戀著他的第二祖國。波蘭使他汲取充分的養 料,讓他的才華破繭成蝶,法國使他走向輝煌。

JPEG - 23.1 kb

弗雷德里克•蕭邦在波蘭出生,父親尼古拉是位年輕的教師,從法國來到波蘭華沙的貴族圈子裏碰運氣,尋求發展。在華沙,蕭邦父親因愛而結婚,生了四個 孩子,他的兒子弗雷德里克擁有非凡的音樂天賦。

- 

年輕的蕭邦在19歲那年踏上了生養他父親的故土。巴黎的生活令他陶醉,他在巴黎沙龍中引起轟動。李斯特(Liszt)曾這樣形容他:“金栗色的頭髮 如絲一般柔軟光滑,微微彎勾的鼻子,優雅的氣質,卓爾不凡的貴族儀錶讓人不由自主地將他視為王子”。

- 

巴黎 !

蕭邦在巴黎第九區普瓦索尼(Poissonnière)大街的寓所裏定居下來,這個區對蕭邦意義重大,人們在此可以追尋他的足跡,尤其是通過專為他 建立的“浪漫生活博物館”。巴黎這個光明城市讓他激情滿懷。 “巴黎是人們想要的一切。在巴黎,可以盡情地娛樂、惆悵、哭、笑,做一切想做的事情”,他曾這樣寫信給一位朋友。正是在巴黎,他獲得了首度成功,舉行了數 場音樂會,更令人矚目的是在普利耶(Pleyel)鋼琴行舉辦的音樂會。今天,普利耶鋼琴公司為迎接蕭邦年還將舉辦一系列音樂會。蕭邦在長達18年期間僅 舉行過19場音樂會。他自己承認舉行音樂會“太折磨人了”,天才也怯場。愛嘲諷人的喬治•桑建議他“在無聲鋼琴鍵上演奏,沒有燭光,也沒有聽眾”。 2010年,為了最大程度地滿足廣大音樂愛好者,全年安排了一系列的音樂會,演奏蕭邦的完整作品。

- 

兩顆心在貝裏跳動

- 

這位身著褲裝、吸著雪茄煙的女作家、“帥氣的男孩”、情人收藏家是蕭邦生命中的摯愛。在這段維繫了八年的熾熱而紛繁的感情中,身體虛弱、面色蒼白、 才華橫溢的音樂家與年長他六歲、有煽動力的“女激進分子”情投意合。在弗雷德里克的眼裏,喬治•桑已卸下筆名裝飾,還原成奧露爾•杜邦(Aurore Dupin,原名),溫柔、母性。

- 

在貝裏(Berry)地區喬治•桑的莊園裏,蕭邦沐浴著愛情的恩澤,不知疲倦地作曲。諾罕(Nohant)的這座中世紀小城堡帶給他健康與靈感。肖 邦的親密朋友、畫家德拉克羅瓦(Delacroix)曾欣慰地寫道:“這個地方令人愜意非常,主人無比和藹可親。時不時有陣陣蕭邦的音樂,和著夜鶯的歌 聲,帶著玫瑰的芳香,穿過面向花園的窗戶飄然入室”!如今這個迷人的地方諾罕向遊人開放,人們在此能看到昔日居民原生態的生活氛圍。六月份,在諾罕喬治• 桑莊園舉辦的“浪漫節”期間,參觀者們將在莊園昔日羊圈改建的劇場享受節日饕餮大餐:傳統音樂、戲劇、浪漫音樂等等。正是在蕭邦年的這個特殊節日裏,人們 能夠重新找回那個熟悉的、震撼人心的弗雷德里克。

- 

漸弱的音符

- 

弗雷德里克•蕭邦于39歲英年早逝,與喬治•桑分手後就離開了諾罕莊園,他至死都在為莊園裏濃濃的家庭親情感到惋惜。這對情侶曾在西班牙馬略卡島 (Majorque)旅居時處境艱難,兩人病倒在島上,很快就身無分文,他們甚至被法國總領事館收留。喬治•桑在寫作中度過長夜,蕭邦則不停地作曲,同時 也給朋友寫了很多信。蕭邦當時用波蘭文和法文寫的信今年將彙編成散文集,並重新翻譯成各種外文。在巴厘阿裏(Baléares)群島上生活的時光使作曲家 的一腔激情化為冷漠和無盡的煩惱。最初使這對情侶相互走近的孤獨如今使他們互相疏遠。家裏發生的口角最終使兩人的關係走到盡頭。然而,是喬治•桑最懂她的 “小蕭邦”的音樂:“這是藍色的音符在回蕩,我們沉靜在清澈夜晚的藍色中,天邊的白雲飄然靈動,組合成夢幻般的各色形態”。

- 

無所適從的情感

- 

蕭邦的音樂是表達細膩情感的藝術,是超越國界、與作曲家的生命融為一體的藝術。作家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曾被他的音樂深深打動:“蕭邦的樂章在蜿蜒曲折的山坳中穿行,那樣的無拘無束,它們以到外面去尋找、驗證自己的位置為開篇,卻又遠離最初的 方向,遠離人們希望的、可企及的落點,它們在這樣的幻想空間跳躍,僅僅是為了更加毫無顧忌地返回來叩擊你的心靈——這是深思熟慮的回歸,有更明確的意圖, 就像在水晶玻璃上劃過,其震顫的迴響令你驚愕”。在長時間內,蕭邦在他懷念的祖國和庇蔭他的祖國之間無所適從,音樂城今年專為他舉辦大型展覽,完整地再現 蕭邦當年的狀況。正是這個隱秘的情感世界映照出音樂與生命的色彩,蕭邦是這個世界的天才設計師。這就是法國蕭邦年期望與更多人分享的。

- 

巴斯卡•貝爾納(Pascale Bernard)文, 朱祥英譯

- 

相關網站:

蕭邦兩百周年活動總覽

浪漫生活博物館«藍色音符»展

音樂城《蕭邦創作室》展

諾罕喬治•桑莊園

發表於 23/06/2010

回到頁面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