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索‧楚浮的熱情 (2005年1-3月)

JPEG

2004年秋,正值法蘭索•楚浮逝世20周年之際,報界、電影界、電視界和出版界一致向他致以最感人的敬意。這一切說明了這位偉大導演依然活在人們心中,無論是在法國,還是在世界各地。

記者:貝納爾‧熱南 Bernard Génin

從兒時起,電影院便是缺乏家庭關愛的楚浮的避難所。法蘭索•楚浮出生於1932年,自幼沒有父親,由祖母撫養長大,直到10歲才見到生母。母親嫁給了一個願意認養孩子的男人,之後才有現在這個名字。然而,在繼父的粗暴打罵下,他開始離家出走、偷竊、遊走在犯罪邊緣。對他來說,唯一的幸福時刻就是同書本和電影在一起的時候。13歲那年,法國為聯軍解放,隨之而來是一段激情澎湃的歲月。那時大眾紛紛湧入電影俱樂部,各種關於影片的爭論鋪天蓋地,電影不可思議地飛速發展。 最初,楚浮對電影懷著一股近乎瘋狂的饑渴。1948年,與當時最傑出的影評家安德列‧巴贊(André BAZIN)的相遇對他意義非凡。30歲的巴贊很快開始照顧僅十六歲的楚浮,視他如養子一般。不久之後,在巴贊幫助下他進入了《電影手冊》 (Cahiers du cinéma)編輯部,這本雜誌是巴贊1951年與他人合作創辦的。編輯群幾乎都是剛滿20歲的年輕人,他們都抱著一個堅定的信念:投身導演事業。他們的名字 是:讓•呂克•戈達爾 (Jean - Luc Godard),克勞德‧夏布洛爾 (Claude Chabrol),埃裏克‧侯麥 (Eric Rohmer),雅克‧裏維特 (Jacques Rivette) ......。楚浮成了一個筆鋒犀利的影評人,經常扮演挑戰者的角色。初次登臺,他便向那 些“陳腐的電影”發出著名的挑戰宣言《法國電影的趨勢所在》⑴。

在電影中尋求生活真諦

繼短片《淘氣鬼》(Les Mistons)廣受關注後,楚浮執導他的電影處女作《四百下》(Les Quatre Cents Coups)(1959年創作,也譯作《無因的叛逆》),其中絕大部分在呈現他兒時的不幸和叛逆回憶的自傳。藉著此片,他很快在坎城國際電影節上贏得了最佳導演獎,該片在國際上的成功也宣告了“新浪潮電影”的誕生。這股法國電影界的新生力量不久便在全世界形成廣泛影響。

獨立製片

1957年,楚浮娶了一位富有的經銷商的女兒,並創建了自己的製片公司,使得他在藝術創作及經濟方面真正獨立起來。 24歲時,楚浮決定為自己、也為大眾創作一個電影系列,他構思了二十一部圍繞同一特殊主題—熱情的影片。首先是對人生的熱情:楚浮首創一個二十餘年 始終貫穿其影片的角色—安東莞‧杜尼埃(Antoine Doinel);他的原型即為楚浮《四百下》中的讓‧皮埃爾‧利奧德 (Jean-Pierre Léaud)。這位出現在《安東莞與柯萊特》(Antoine et Colette)(1962)和《偷吻》(Baisers volés)(1968)中的年輕男子,先是在《床地風雲》(Domicile conjugal)(1970)中結婚,然後在《愛情狂奔》(L’Amour en fuite)(1979)中又離婚。 與之相對的,是對書籍的熱情:他半數的電影都改編自文學作品,例如1971年的《兩個英國女孩與歐陸》(Les Deux Anglaises et le continent)。在《華氏451度》(Fahrenheit 451)(1966)中,他描繪出一幅噩夢般的景象:人們的文化被剝奪、書本被焚燒。另外還有對孩子的熱情,如1970年的《野孩子》(L’Enfant sauvage)、1976年的《零用錢》(L’Argent de poche),以及理所當然的對電影的熱情(《美利堅之夜》(La Nuit américaine,1973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最後是對女性的熱情,說到這一方面,他的所有作品幾乎都可以做證。

楚浮與女人

他的每部片子仿佛都是對女演員或她扮演角色的愛的宣言,她們是:讓娜‧莫羅(Jeanne Moreau)(1962年《朱爾與吉姆》Jules et Jim),1967年《黑衣新娘》La mariée était en noir),弗朗索娃茲•多蕾亞Françoise Dorléac(1964年《柔膚》La Peau douce),卡特琳娜‧德諾芙(Catherine Deneuve)(1969年《騙婚記》La Sirène du Mississipi,1980年《最後一班地鐵》Le Dernier Métro),伊莎貝拉‧阿佳妮Isabelle Adjani(1975年《巫山雲》L’Histoire d’Adèle又名《阿黛爾•雨果的故事》),法妮‧阿爾當Fanny Ardant(1981年《隔牆花》La Femme d’à côté,1983年《情殺案中案》Vivement Dimanche)。即便這樣,楚浮依舊是個靦腆謹慎的人。“他把嚴重的事用輕鬆的口吻說出來,”讓娜•莫羅說。 加羅勒‧勒貝(Carole Le Berre)這樣評價特呂弗:“他總在電影中把玩變換遊戲,平庸無奇的裝扮、幕間出現的可愛面具再加上不時突兀的恐怖臉孔。”導演諾埃米‧勒維沃斯基 (Noémie Lvovsky)也有過類似表述:“楚浮有時會講述一些非常歡快的故事,有時卻是令人震驚,甚至讓人無所適從的事情。這一切卻又絲毫不會讓觀眾感到唐突。這就是為什麼欣賞他的電影時,會有一種奇特的愉悅感覺。”

撼動心靈的電影

在狀似傳統的形式下,他的作品含義隱誨,內涵極為豐富,充滿著張力。楚浮不停地在探索。他摒棄所有陳規,繞過陷阱,渴望突破。最重要的是保持真誠,並讓觀眾激動震撼。他曾經說:“我對一部電影的要求是它必須能表達拍攝時的快樂或者痛苦,介於兩者之間的我都不屑一顧,因為 它們無法激起觀眾的情緒。⑷”甚至在拍攝改編自偵探題材的影片時,他也為其蒙上憂鬱色調(1960年《射殺鋼琴師》Tirez sur le pianiste),描繪成狂熱的愛情(《騙婚記》、《黑衣新娘》)或是一個黑色幽默(《情殺案中案》)。 楚浮清晰明顯的風格在他的著作、訪談錄中依然如是,閱讀成為一件快事。對阿爾弗萊德‧希區柯克(Alfred Hitchcock)的熱情激發他寫出了以電影攝製為題材的訪談錄,這也是迄今最為優美的同類作品之一⑸。 如果說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的《大國民》(Citizen Kane)和讓•雷諾(Jean Renoir)的《遊戲規則》(La Règle du jeu)是電影史上激勵最多人走上導演之路的影片,那麼今天,在這兩部傑作之外,我們還要加上廣受讚譽、引發無數評析的法蘭索•楚浮的所有作品。

鄭旻煒 譯

《電影手冊》第31期,1954年。 加羅勒•勒貝的新書《工作中的法蘭索‧楚浮》Truffaut au travail,內容翔實,插圖精美,電影手冊出版社,2004年巴黎出版。 《電影手冊》第592期 《我生活中的電影》Les Films de ma vie,法蘭索‧楚浮。Flammarion出版社,1975年巴黎出版。 《希區柯克》Hitchcock,楚浮著,Ramsay出版社,1983年巴黎出版。

法蘭索‧楚浮的所有電影都由MK2電影公司以DVD形式發行。

《今日法國》第57期,2005年第一季

- 法文版

發表於 25/08/2008

回到頁面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