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實現千禧年目標而努力

JPEG - 18.9 kb
法國在聯合國內宣導的「全球公共財產」一說包含個人福利所必須的生活資產或服務,以及維繫貧富社會平衡的自然資源永續管理。 尼日的水泵。

2005年是實現千禧年發展目標的關鍵時刻,在今年九月份的聯合國大會上,世界各國領袖承諾在2015年達到全球貧困人口減半的目標,我們已經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但成效不大,需要我們做出更多的努力。


當時的承諾莊嚴神聖。2000 年9月23日,世界各國首腦齊聚聯合國,一致同意通過《千禧年宣言》。繼宣言生效及大會的召開,八大發展目標最終確定下來,希望到2015年能消除世上半數的貧窮饑餓問題及改善教育衛生狀況。(詳見《千禧年發展目標》一文)

向各國政府施加壓力

對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而言,實現千禧年發展目標(OMD)是在聯合國改革框架內提升其運行效率的首要一步。安南將整個聯合國機構及其全球網絡動員起來,還發動了各類非政府組織(ONG)、民營企業和藝術界,向各國政府施加壓力,敦促其遵守承諾。

千禧年目標執行情況的首次檢驗受到萬眾矚目,將在今年9月14至16日聯合國高峰會期間進行。小結將由多個報告組成,其中包括美國經濟學家、聯合國秘書長千禧年發展目標特別顧問傑佛瑞•薩克斯(Jeffrey Sachs)領導的「千禧年計畫方案」。

進展極其緩慢

JPEG - 10.3 kb
在大多數發展中國家,貧窮家庭的婦女必須承擔家務、農業和手工作業,她們人數眾多,卻被排斥在學校門外。玻利維亞羊駝放牧者和她的孩子。

《千禧年宣言》發表五年之後,情況並沒有徹底改觀。聯合國在6月9日公佈的臨時報告中指出,自90年代初到2000年,「反貧窮鬥爭在亞洲等地取得了前所未有的進展,而非洲亞撒哈拉等地區進度的延誤則讓人無法容忍。」[1]

雖說取得了成績,但進展卻極其緩慢。十億人生活在赤貧之中;雖然所占人口比例從28%下降到了21%,但每人平均日收入僅僅從0.80美元上升至0.82美元。這些人無力購買醫治肺炎的抗菌素、麻疹疫苗及治療腹瀉的生理鹽水,每天由於此類可避免的原因而致死的孩子便有三萬個(每年一千一百萬人)。正如傑佛瑞•薩克斯所寫到的:「極度的貧窮致人於死地。」

食物匱乏人口的比例有所下降,但人數依舊可觀,達八億之多,每天另有兩萬四千人死於營養不良。饑餓正在非洲亞撒哈拉和南亞等地蔓延,失去土地的農民及三千七百萬飽受戰爭、災害之苦的難民都未能倖免。

小學就學率有所提升,從80%升至83%。一億一千五百萬失學兒童中多數是女孩。就此,聯合國在報告中強調了女孩受教育的重要性,指出這是實現男女平等、進而戰勝饑餓、貧窮與疾病的先決條件。政治方面,各國女性議員比例為16%。而孕婦的健康則沒有得到任何改善,每年有五十萬婦女在懷孕或分娩期間死亡。

愛滋病抹殺了那些受害最深國家幾十年來的發展成果。全球受其感染的病患有三千九百萬名,已成為第四大死因,並且正以令人憂心的速度在獨立國協及亞洲國家肆虐。不過,泰國與烏干達的例子證明了相應的努力可以成功降低傳染機率。

JPEG - 12.3 kb
世界上有一半人口缺少最基本的衛生設施。

在環境方面,飲用水普及率提高了10%,但是依然有超過十億人口缺乏飲用水。全球近一半的人口沒有基本的淨化消毒設備。非洲亞撒哈拉地區集中了所有的落後因素,在過去十年中無疑是最大的失敗者。不僅赤貧人口比例從44.6%上升到46.4%,每人平均日收入也從0.62美元下降至0.60美元。因此,新增三千四百萬饑餓人口。此外,愛滋病成為首位致死原因。2004年共計有一千兩百萬名兒童失去父母,流行病也奪去許多學校教師的生命,孩子們被迫失學。按照目前的傳染速度,到2010年將有一千八百萬兒童淪為孤兒。儘管如此,根據聯合國臨時報告,該地區的小學就學率雖仍為世界最低,也從54%上升到了62%。面對一系列亟待解決的問題,千禧年發展目標挑戰巨大。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實現這些目標需要大量經費和新的資金運作機構。公共發展援助基金(APD)通常是發展中國家的主要資助經費來源。為達成千禧年發展目標,至少需要捐贈國每年增加五百億的投入。目前全球公共發展援助基金的數額為七百九十億美元,平均占各國收入的0.25% (歐洲為0.34%,法國為0.44%)。

重新審視國際貿易規則

2005年9月高峰會來臨之際,千禧年發展目標實施工作正加緊動員。歐洲國家一致決定,到2010年將提取本國年收入的0.56%作為公共發展援助基金,並計畫到2015年將該比例升至0.7%,實現1970年訂立的目標。而八大工業國家(G8)在2005年7月於蘇格蘭舉行的會議中宣佈,公共發展援助基金的新增部分一半將資助非洲,同時決定部分取消十八個負債最嚴重國家的多邊債務(共計四百億美元)。

然而,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ONUDI)的多哥經濟學家伊夫•埃古爾•阿曼佐(Yves Ekoué Amaïzo)認為:「公共發展援助基金只不過是針對國家間缺乏的互助關係做一種不定調整,發達國家的繁榮興旺不正是建立在財富創造之上嗎?非洲也應如此。」(解放報,2005年7月11日)他明確指出,許多年來非洲在國際貿易中所占比重不斷下降,目前已經下滑到2%。這位非洲問題專家總結道:「我們是該反思貧富關係了。」

發展中國家的領導人與國際互助組織(OSI)認為,唯一長久有效的解決方法是徹底修訂貿易法則。他們共同呼籲富裕國家開放市場、取消農業出口補貼(2003年達三千億美元,約合國民收入的1.2%)並提高原物料價格(二十年來下跌了近70%)。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2005年2月公佈的一份報告稱,如果這些國家出口的十種基本農作物(咖啡、糖、可可、棉花、香蕉等)價格自80年代起隨通貨膨脹一同上漲,那麼至2002年為止,收入即可增加一千一百億美元,兩倍於它們所接受的援助額。這是擺脫社會整體落後的必要手段。在法國看來,發展援助基金作為一個不可或缺的先決條件,為那些最貧窮國家提供了參與全球化進程的機會。

法國的承諾

法國的首要任務同千禧年發展目標完全吻合。外交部負責2005年發展問題高峰會籌備協調工作的鄧尼斯•勃夏爾(Denis Bauchard)解釋道,法國在今年戮力完成三大目標:「首先是提高公共發展援助基金比例,對此我們在歐盟、G8和聯合國都反覆強調,並且付諸行動: 2012年法國公共發展援助基金將達國民生產總值的0.7%。」 法國的這一積極政策會獲得成效。他補充道,雖然很少人相信公共發展援助基金能夠成倍增長,但「這個目標將在2010年實現。同樣地,我們提取機票稅的建議在歐洲也引起了眾多盟友的興趣,包括聯合國秘書長和大會主席等。」

優先考慮非洲問題

第二項任務針對的是非洲。法國將本國援助的三分之二發放給了非洲國家,法國同時也是非洲發展基金的最大資助國。第三是加強經濟、社會、環境領域的國際管理。法國優先考慮教育、健康及飲用水等問題。法國政府在籌備9月份的高峰會過程中,同國內各類機構組織攜手合作:國際互助組織(OSI)、以非政府組織“2005:責任不容推託”為核心的各類工會、各大企業以及地方團體等。鄧尼斯•勃夏爾特別強調經濟的重要性和貧富國家城市、地方團體間的合作效率。
M. P.-L

鄭煒 譯

註[1]:
更多資訊請參考 www.un.organisation/french/milleniumgoals.index.html

摘自《今日法國》第60期,2005年10月

- 法文版

發表於 22/08/2006

回到頁面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