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來政教分離的法國 (2005年10月)

2005年2月,時值法國實施「政教分離法」的百年紀念,正是這項法令使教會與政權得以分離。藉此良機,讓我們重申那三條構築共和國精神的原則:信仰自由、公民平等及博愛精神。此三者緊密相連,形成符合法國精神的「共處」基石。

JPEG - 21.8 kb
法國公民身份不是建立於對某一文化、種族或宗教團體的歸屬,而基於對公共觀念與原則的認同,其中包括男女平權。 2003年展示於國民議會外牆上的《今天的瑪麗亞娜》:十四位不同出身青年女性的巨幅肖像 - 郊區婦女運動的參與或支持者。

法國實施政教分離屆滿一百年。道德和政治科學院承辦了本年度法國官方紀念「政教分離法」一百周年的所有活動。已經推出的有:一系列的研討會,聚集了不同思潮或宗教的專家和代表、一個相關網站、一本面向大眾的書籍以及一本由數位法國最偉大的歷史學家撰寫,研究從古至今政權和教權間關係的集子。這次的慶典不僅旨在啟發深入思考,同時也致力把那段動盪的歷史教給人們。

1905年12月9日,社會黨眾議員阿裏斯蒂德•白裏安(Aristide Briand)主持了政教分離法的投票,終結幾世紀以來存在於天主教教會和法國國家政權之間的對抗。

教會統治的終結

從中世紀開始,天主教教會不僅對主政者[1]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力,在人民的信仰、品德和藝術方面亦然,在法國更是如此。伴隨 16 世紀以人為本的文藝復興和18 世紀啟蒙運動的哲學思想,想讓政治、學識、創作和個人生活等各個層面擺脫教會俗權控制的意願開始萌芽。

欲更瞭解政教分離法在法國之必要性,必須先認識到從 1789 年法國大革命直到20世紀初,天主教教會從未停止與共和國瘋狂敵對的這個事實。

如果說政教分離的思想隨著「政教分離法」已在法國各類機構中深深紮根的話,那是由於它本質上是基於啟蒙思想的人道主義和普遍主義原則。況且早在1789年的《人權與公民權宣言》中就有相關的明確表述。《宣言》第十條寫道:「只要觀點的表達方式不違反法律所確立的公共秩序,無人應由於他的不同觀點(包括宗教觀點)而遭受干涉。」

隨後 - 甚至比讓政教分離成為法國人時至今日越發難以割捨的共和制原則之一的「政教分離法」還早 - 就有朱爾•費裏(Jules Ferry)法令的出現。特別是1881年關於教育體系世俗化的法令,結束了教會對教育的監管,同時也大幅改變了法蘭西共和國及其各機構的面貌。

確保信仰自由與思想自由

1883年,朱爾•費裏(Jules Ferry)在致小學教師們的信中不就這樣寫道:「宗教教育屬於家庭和教會,而道德教育屬於學校。法令的首要目標是把學校與教會分開,保證教師和學生的信仰自由;把兩個混淆太久的範疇區別開,即個人的、自由的、可變的信仰範疇及公共的、每個人不可或缺的知識範疇。」

於是信仰與思想自由的原則依照法令,由此在公立學校的範圍內確立了下來。精神的解放也作為共和國的基礎被確立了下來。爾後不久,其他一些條文也引用了政教分離這個概念,其中包括第四共和國1946年憲法和第五共和國1958年憲法中的第二條:「法國是一個不可分割、政教分離、民主的社會共和國。她確保所有公民不分籍貫、種族或宗教派別,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並尊重所有信仰。」

政教分離首先應是一個司法框架,它確保信仰自由及公民平等,無論信教者、無神論者還是不可知論者。在1905年12月9日所頒佈法令的第一條鐫刻著這樣的信仰自由:「共和國確保信仰的自由。她保證宗教活動的自由。」政教分離絕不是用來對抗宗教的武器,相反,它使不同宗教信念和平共存成為可能。

保證信仰的多元化

至於「政教分離法」第二條:「共和國不承認、也不以任何方式資助任何宗教活動。」申明法國對各宗教一視同仁,而且在沒有國教的前提下,國家不再評判其他信仰,也不會賦予任何一個以特權。」這條條款是「中立」的:即便宗教勢力能夠對國家的法律表達其觀點,也絲毫無權干涉法律的制定,或以任何方式施壓於法律的施行。

考慮到許多戰爭是借著「唯一真神」的名義進行的,面對過去[2]和現在皆存在於宗教團體之間的對抗,以及直到如今仍讓地球上由南至北數百萬人成為犧牲品的那些迫害 - 可能就像哲學教師資格證持有者吉•高克(Guy Coq)所強調的那樣,倘若能「顯示出政教分離的民主性和普遍性及其仍舊保有的安撫民眾的手段」,也不錯。

跨越信仰的「民族團結(希臘語:laos)」正是法國式的政教分離意圖建造的。「政教分離為每位公民架起了一把基本的保護傘,不僅保證其信念得到尊重,也保證他人的信念決不會強加於他。」2003年10月,法國總統席哈克如是說。其時他批准成立一個準備與所有形式的歧視作鬥爭的獨立機構[3]。他談到「政教分離政策在我國的重要地位」,「決定了我們能否讓婦女和男性平等而各自保有不同、自由但團結地共處」。

政教分離「是一條紐帶,它可以團結群眾、打破可能離間他們的意識形態壁壘」,它維繫著社會安定,又與如今我們稱之為「族群傾向」(communautarisme)的思想對抗 - 而「族群傾向」可能導致個體間差異的激化及不同自我認知的衝突。政教分離的原則力求確保每個人都能不受宗教忠順觀念的羈絆,自由地自我定義,尤其是在為培養獨立思考能力和普遍價值觀所預留的空間 ─ 公共學堂內。因此它是「普世的,因為人人都可因此得益」哲學家昂利•佩納-魯伊茲(Henri Pena-Ruiz)這樣評價道。

法國社會的紐帶

本著這樣的精神,在一個以此為目標組建的特別委員會(見框內文字)經過大量的諮詢和考量之後,2004年3月15日採用一項法案,禁止學校中出現有宗教屬性的顯著標誌。這條法案被一些人解釋成:反對姑娘佩戴面紗 - 因為這可能讓身在法國的穆斯林在人群中比較顯眼,而這條法令規定的是「在公立小學及公立中學,禁止穿著或佩帶可明顯表示學生宗教皈依的服飾」,它僅指在公立學校的空間內不得提及自身宗教信仰。

這條法令時常被不當理解或攻擊(特別在國際上),而有趣的是,請注意它的成果十分正面。根據國家教育部的最新資料顯示,2005年有639名學生違規,而 2004年有1500名。「有多於550例的此類情況已經通過對話(正如法令所主張的那樣)得到解決」,2005年3月,當時的教育部長弗朗索瓦• 費永(François Fillon)明確表示道。

事實證明有必要捍衛政教分離的原則,有必要重申法國公民的身份資格不取決於你歸屬於哪一個文化、民族或宗教團體,而在於你是否贊同那些被普遍接受的原則。事實也證明了在公立學校這個傳授知識的地方,中立性理應被維護,人人平等和男女平等理應被捍衛。

這條法令不針對任何一個民族或宗教派別,它僅僅是法蘭西對政教分離原則的一種肯定方式。保證所有人能自由參與他所選擇的宗教活動。

王昌盛 譯

1. 通過支持君主制,稱“君權神授”,以雙方得利
2. 天主教和新教的鬥爭血洗了法國,以16世紀尤甚
3. 消弭歧視宣導平等的高級權威機構(Halde),巴黎聖-喬治街11-15號


公立學校中如何實施宗教教育?

JPEG絕非想再把上帝「請」回學校。法國哲學家雷吉斯•德佈雷(Régis Debray),於2002年提交了一份國家教育部委託進行的報告,在報告中,他認同在法國學校教育中教授宗教歷史的必要性。因為「宗教事件」已然,且仍然是人生在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在多元文化的社會中,瞭解不同宗教能使我們對生存於斯的世界有更寬廣的包容和更深刻的瞭解。
M. G.

圖片說明:在接納來自不同出身及不同民族學生的公立學校裡,並非完全抹煞宗教。學生討論和學習宗教議題以作為瞭解人類社會的重要知識。一堂關於宗教人物摩西的初中歷史課。

斯塔茲(Stasi)委員會

2004年3月15日的法令限制了在公立學校內不能顯示宗教皈依的佩飾和衣著。這條法令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尤其是在委員會內部。委員會負責考量政教分離政策在共和國的實施事宜,成立於2003年7月,由18位成員組成(包括政治事務及重點大學的負責人),由共和國調解人貝爾納•斯塔茲(Bernard Stasi)擔任主席。在六個月內,這個智囊團到法國社會所有的民事機構收集各方意見。它在2003年12月呈交的報告中極力主張通過立法:禁止在學校中出現有宗教屬性的「顯著標誌」,在公共服務部門及醫院中遵守政教分離的法令,以及各學校補充設立兩天的假日以慶祝猶太教的贖罪日(Kippour)與伊斯蘭教的奉獻節(Aïd-el-kébir)。
M. G.

法國穆斯林婦女佩帶面紗的情況

在法國的穆斯林婦女有170萬人,其中61%擁有法國國籍。2003年12月,Ifop研究院和Elle雜誌的調查讓生於穆斯林家庭、住在法國的穆斯林婦女表達了自己的想法。結果被採訪的婦女中,有86%不戴面紗;有91%覺得已經相當融入法國社會,而其中有51%表示信仰和恪守伊斯蘭教,29%信仰而非恪守,17%僅是出身於穆斯林家庭,2%無宗教信仰而1%信仰別教。49%的受訪婦女對2004年3月15日所通過,禁止在學校出現宗教標誌的法令表示贊同。

其他資訊請參考:

- 讓•博貝羅(Jean Baubérot)《政教分離:從1905到2005,從激情到理性》。巴黎Seuil出版社,2005年出版。
- 阿蘭•雷諾(Alain Renaut)和阿蘭•圖海納(Alain Touraine)《政教分離的爭辯》。巴黎Stock出版社,2005年出版。
- 百年慶之書:《法國式政教分離的歷史》。巴黎Académie des sciences morales et politiques(道德和政治科學院),2005年出版。
- 文集《政教分離》,亨利‧•佩納-魯伊茲(Henri Pena-Ruiz)選編。巴黎GF Flammarion出版社、Corpus出版社,2003年聯合出版。

官方網站 : www.1905-2005.fr

摘自《今日法國》第60期,2005年10月

發表於 18/08/2006

回到頁面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