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奧塞博物館,現代派繪畫奠基人馬奈作品回顧展 - 4月

發佈於 : 2011年4月21日

巴黎奧塞博物館2011年4月5日至7月3日舉辦愛德華•馬奈(Édouard Manet)作品大型回顧展 。這是自1983年的馬奈作品紀念展之後,法國首次為馬奈作品舉行的全面展覽。

JPEG - 9.6 kb

此次回顧展彙集了200幅油畫、素描和攝影圖片,期望以別樣方式探索這位元著名畫家身上與歷史進程息息相關的現代性。他產生了怎樣的影響?他的生活對 其作品影響幾何?哪些人是他的朋友和導師?之所以稱馬奈為現代派畫家,不僅因為他挑戰了前輩大師,還有他影響公眾和政治的情愫。

在馬奈眼裏,世界就是為入畫而存在的。更何況,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一幅畫。法國作家、藝術評論家喬裏-卡爾•於斯曼(Joris-Karl Huysmans,1848-1907)曾這樣評論他:“馬奈顛覆了所有繪畫理論和傳統,將現代藝術推入一條嶄新的道路”。

此次展覽顯示以新的理念來審視這位“超越時光”的著名畫家,它的意義遠遠超出一場單純的回顧展。它讓人們重新思考馬奈(1832-1883)與視覺、文學 和政治浪漫主義文化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從多方面展示馬奈的藝術創作之路:托馬•庫蒂爾(Thomas Couture,馬奈的老師)對他的教誨,波德賴爾(Baudelaire,法國著名詩人)的鼓勵,宗教藝術的改革,乃至情色的遐想和隱喻,對女性形象的 理解與描繪,他的不入流的印象派風格等等。

酷愛藝術的青年馬奈于1850年起進入法國皇家美術學院,師從學院派畫家托馬•庫蒂爾,在其畫室裏接受了扎實的繪畫基礎訓練。托馬•庫蒂爾是著名油畫 《Romains de la décadence》(墮落的羅馬人)的作者,被認為是凡羅納士(Véronèse,義大利畫家)和魯本斯(Rubens)的繼承人。馬奈感覺自己與導師 的教學觀有差異,在1856年前後永久地離開了托馬•庫蒂爾。

馬奈在1860年前後結識了波德賴爾,兩人意氣相投,他們之間的深厚友情一直維繫到《惡之花》作者波德賴爾逝世。某種隨心所欲的風格,甚至可以說是某種相 似的藝術氣質使一位畫家與一位詩人走近。他們的作品往往與相同的使命渾然天成,即以同樣的審美觀和同一種感覺用文字和色彩突出表達現代性。愛德華•馬奈還 與埃米爾•左拉(Emile Zola,法國作家)和斯特凡•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法國作家)成為了摯友。他為這兩個朋友都畫過肖像。

愛德華•馬奈是他那個時代繪畫的革命者。他反對固有的清規戒律,喜歡畫自己願意畫的東西,因為他喜歡這些東西。“我畫我所見,而不是別人願意看見的東 西”,他素來反對學院派的信條,以自己的行動為印象派們打開了一扇大門。他的早期作品,如《Lola de Valence》(瓦倫西的蘿拉 )、《Le vieux musicien》)(老樂師)、《La mort du torero》(鬥牛士之死)奠定了他的西班牙繪畫風格。在色彩的運用上,馬奈追求兩大塊色彩的鮮明對比:一種是亮色,一種是暗色。

愛德華•馬奈如此的聲望部分還應歸於其作品遭到沙龍的拒絕。1863年,藝術家將其令人震撼的畫作《草地上的午餐》送往官方舉辦的美術沙龍參展。畫中人物 的寫實性,與真人大小相等的尺寸,戶外自然光下的視覺等,而不再是畫室內的精雕細琢觸怒了畫壇。這幅畫作遭到評審委員會的拒絕,後來在拿破崙三世創立的落 選者沙龍上展出,它與學院派藝術迥然不同。《草地上的午餐》和他那幅觸目驚心的《奧林比亞》成為最早的現代繪畫標杆。

1868年,馬奈再次以《陽臺》觸怒巴黎公眾。畫中人物都是馬奈的好友。畫面前排的貝爾特•莫里索特(Berthe Morizot)是印象派家族中的一員 ,馬奈未來的弟媳婦。《陽臺》以其懸掛的空間,黑、白、綠的色彩反差,和它的神秘感令人側目。尤其是三位主角,以一種凝固的姿勢來表達他們的沉默,似乎都 各有所思。在創造舞臺戲劇效果的同時,馬奈將公眾引入了畫中,使畫中人物與觀眾對面而立,顯然背離了透視法則。

雷諾瓦對馬奈畫中優美的光線和陰影的捨棄讚賞備至:“畫中女人細膩的膚色在藍色的薄紗下溫柔地若隱若現”。《海灘上》創作於1873年夏天,在貝爾克 (Berck-sur-Mer)濱海小城(北加萊海峽省)。畫中人物背對著觀眾,給人以一種難以言語的憂鬱感。畫面沒有任何縱深效果,似乎是扁平的。他的 晚期作品往往從精神與社會雙重層面來描述,如《Dans la serre》(溫室裏,1878)、《Chez Le père Lathuille》(拉杜耶神父餐廳,1879)、《La liseuse》(女讀者,1880)。

愛德華•馬奈是第一個不受主題約束的現代派畫家,他對純色和自由、快速技法的運用對現代藝術,尤其是抽象藝術產生了重大影響。 “描繪的對象已成為次要,甚至是無關緊要的,重要的是色彩”,抽象派創始人康定斯基(Kandinsky)這樣評價馬奈的畫。
通過追溯歷史淵源、對比畫家所處的時代,並介紹其通常鮮為人知的晚期作品,使埃德華•馬奈在此次精美絕倫的畫展上贏得了他應有的地位——現代派繪畫的奠基人。

阿尼克•邊奇尼(Annik Bianchini)文, 朱祥英譯

相關網站 :www.musee-orsay.fr

發表於 25/07/2011

回到頁面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