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在臺灣
fontsizeup fontsizedown

 français    中文  
主页 » 書報亭 » 法國聚焦 » 檔案 (- 2009) » 發現法國 » 社會

7月14日:一個國家與人民的節日的來歷 (2008年7月

1880年,第三共和國使法國擁有了自己的國慶日——7月14日,以作為對1789年7月14日攻佔巴士底獄(Bastille)的勝利的紀念。慶祝這一天,是要將所有的法國人聚集在祖國祭壇的周圍,同時也是為了回應1790年7月14日的聯盟節,那是民族和解的同義詞。這一慶祝所構成的人民的節日很快就在最大多數人中確立了其永久的地位。

1880年5月21日,巴黎市國民議員本傑明•拉斯帕爾(Benjamin Raspail)提交了下列法案:“共和國確定每年7月14日為國慶日”。6月18日,眾議院通過了這一提案,同月29日,參議院也批准了該提案,這項法律於7月6日頒佈,當時,內政部長已組建了一個委員會負責制定那一天的計畫,以便使這個停工的節日從第一年起就成為全國性的節日。於是,在整個法國,各個城市都被鼓勵根據自己的財政預算,以及各自的意願,在學校裏搞非宗教性質的慶祝活動、舉行共和國塑像揭幕式、給窮苦人分發食物、佈置照明裝飾、敲鐘並懸掛彩旗,以及檢閱部隊等等。而且,軍隊也應該實際地參與這一節日,這會把所有那些因為色當慘敗之後失去阿爾薩斯和洛林省而悲傷的人團結在一起,而色當的慘敗也導致了法國軍隊于1870年向普魯士投降,以及 1871年5月10日法蘭克福條約(Traite de Francfort)的簽訂。

當然,保守派占多數的那些城市不樂意紀念它們的官員們所不願接受的那種世俗和共和的“意識形態”。君主制的擁護者和天主教徒們認為大革命是對歷史犯下的罪行,而對他們來說,1789年7月14日這一天更多的是悲劇,而不是史詩。他們拒絕認為,那一天人們爭得了自由,公民得到了解放。在象徵著國王專制的巴士底獄要塞投降的那天夜晚在首都街道上勝利行進的隊伍,在他們眼裏只是一些暴民的集會。然而,這種態度在時間和空間上都是有局限性的,因為1790年7月14日也是這一節日不言而喻的參照,一些報刊雜誌把這個日子看成祖國的節日,因此也是其反對者的節日。實際上,自1878年5月份,一位共和黨人甘必大(Gambetta)的信徒就在一個有4000多人出席的大會上宣稱:“1789年7月14日,法國人民取得了自由。但是,哪里才是我們父輩偉大的光榮呢?是在1790年7月14日的戰神廣場(Champ-de-Mars)上。從那時起,法蘭西民族建立起來了”。

1790年7月14日聯盟節(Fete de la Federation)成了一個廣泛的博愛運動的高潮。在巴黎,戰神廣場被改建造成一個寬闊的圓形階梯劇場,劇場中央是豎立在土臺上的祖國祭壇,約30萬人參加了那次集會,其中有14000人是代表全國前來參加聯邦節的外省代表。在祖國祭壇上舉行的紀念彌撒結束之後,美國獨立戰爭的英雄拉法耶特(La Fayette)以前來參加聯邦節的代表的名義宣誓,法國人要相互團結起來,並和他們的國王一起捍衛自由、憲法和法律;隨後,國王也宣誓遵守國民議會頒佈的憲法。在外省,在市政府倡議下,所有居民聚集在一起,在同一時間,共同宣讀了這個盟約。這樣,公民們在一種同樣的愛國主義熱情中,接受了他們自己的節日。那時候,國家的統一不再是一種概念,而是一種實際的狀況,但是,一些血腥措施,而首先就是1793年處死路易十六,使得這種統一在許多年中變得很脆弱。

1880年7月14日,在拖延多年後,法國向重組的軍團頒發了的軍旗,這一天應該是國家在愛國主義的旗幟下重新站起來的節日。1870年在普魯士前線丟失軍旗所造成的創傷,只有一個特別具有象徵意義的節日能夠消除。在集體記憶的基礎上,保證全國團結一致,並恢復法國軍事強國的地位,這就是這個國家節日的首要作用,它確立了對“瑪麗亞娜”(Marianne)的崇拜,那是共和國的人格化。瑪麗亞娜(Marianne) 的半身塑像被安置在公共場所,民眾可以在街上的售貨亭裏買到她帶著弗裏吉亞帽(人民獲得自由的象徵)、披掛著三色綬帶或周圍放著很多旗子(獲勝民族的象徵)的石版畫像。

共同希望中的愛國主義激情很快又變成了燈火輝煌的街道和公共舞場上,以及集市貨攤和焰火周圍的集體聚會的陶醉。城市和農村的居民都以同樣的熱情參加了7月14日的節慶活動,城市居民可以用各種各樣的娛樂活動進行慶祝,而農村居民則可以用他們的熱情和因田地裏的勞動而得到增強的集體的歡聚來慶祝。甚至1919年7月14日,在巴黎舉行的勝利大遊行——這是在1914-1918年的可怕的戰爭中始終起作用的神聖團結的高潮——也是在一系列娛樂活動中宣告結束的。

值此21 世紀之初,法國國慶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顯得既是一個共和國的節日也是一個歡樂的節日。電視直播的總統閱兵式總是激勵著各個年齡段的電視觀眾;一些樂隊坐在前一天晚上搭建起來的木制舞臺上,為那些小型舞會伴奏,當儀式不影響歡樂的時候,舞會會吸引所有快樂的人們。如果慶祝活動需要一整套的共同的記憶和集體的希望的話,那麼,由於已成為傳奇的法國大革命自由元年的歷史對法國人的集體感受產生的重大影響,7月14日也將長久都是法國的國慶日。

蜜雪兒•德福爾熱

《法國聚焦》


發表於 2008年8月25日

連結網站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Storify Youtube Dailymotion Flickr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