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的[思辨之夜]

還記得今年1月31日的第二屆[思辨之夜]嗎?我們以[面向數位浪潮]爲主旨,分9個圓桌論壇,由9位專家主持討論。如果您當晚沒來得及參加,或者只參加其中之一,但想知道所有圓桌的結論?沒問題,請讀一下。

2019 思辨之夜 #面向數位浪潮
圓桌討論:「更關鍵的是,即便沒有共識,整個社會要怎麼一起繼續走下去。」

過去幾年,整個世界在數位浪潮的淘洗中演化成不同樣貌,數位社群成了社會的基本單位之一。我們接收的訊息量暴增,但這些資訊形成的意義卻日漸稀薄,甚至成為操控民意、傳播錯誤資訊的溫床。我們變得前所未有地開放,卻也前所未有地封閉與分化。第二屆「思辯之夜」於2019年1月31日晚間於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登場,以圓桌討論的形式,邀請九位數位時代的知識先鋒,包含胡元輝、曾柏文、林祖儀、許毓仁、邱威傑(呱吉)、王景弘、王柏偉、Paula Forteza、François Croquette,和與會者討論數位浪潮中民主的挑戰與可能。

討論一:數位時代假新聞的挑戰與防制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召集人、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胡元輝,在圓桌討論一分享「數位時代假新聞的挑戰與防制」。胡元輝首先向參與者提問,從定義「假新聞」著手,如果新聞以「諷刺」或「KUSO」的手法,是否也算是假新聞?查證不周的新聞是否算在內?參與者表示,如果KUSO方式將引導讀者往特定輿論方向思考,就有可能是「假新聞」。針對查證不周問題,胡元輝以歐盟目前對假新聞的定義標準為例,「假新聞」必須滿足「具改變認知的意圖、欲達成特定政經目的、造成公共危害」這3個條件,經判定後才能夠由公權力介入處理。

胡元輝進一步邀請參與者思考,造成假新聞氾濫的成因是什麼?多數參與者認為,新聞媒體與政治經濟勢力是目前主要造成假新聞氾濫的成因,且受到社群媒體演算法的影響,更強化假新聞散播力。

回應台灣民眾立法管制假新聞的呼聲,胡元輝也介紹歐洲打擊假新聞的經驗做為參考。德國透過立法,要求社群媒體平台自律,若未能即時移除假新聞或仇恨言論,將會面臨最高5000萬歐元(約新台幣17億元)的鉅額罰款。此舉卻造成許多平台為免受罰而自我審查,影響言論自由。法國則是針對選舉期間的假新聞規範,在候選人或政黨提出申訴後,司法機關須於48小時內裁決是否下架,並且須公開廣告主資訊,建立透明機制。而在英國,政府目前研擬向社群媒體開徵教育捐,將經費用於數位素養訓練。胡元輝強調,解決假新聞問題首要先清楚台灣自己的媒體足跡,才能找出更適合台灣在地脈絡的解決方案。

JPEG

討論二:社媒年代的民主挑戰

圓桌討論二以「社媒年代的民主挑戰」為題,由社會學者曾柏文帶領主持。首先提到當今社媒年代與傳統媒體年代的差異,有參與者表示,社媒年代的知識生產從過去集中於少數,擴散至多數人,每個人都可以是資訊生產者和傳播者。科技革新也讓傳播管道更加多元,某層面也提升了對於邊緣、弱勢族群議題的保障與行動串連,加強知識權力的民主化。

然而,網路的出現究竟讓我們離事實更近或更遠?參與者提到,演算法造成的同溫層效應(echo chamber),其實更強化與細分同溫層內的立場,加上人們本來就會依偏好取得資訊,讓跨溫層的妥協與溝通越來越困難。例如同性婚姻光譜的「民法派」和「專法派」雖然在立場上都支持同婚,但兩派之間的對立,反而比挺同和反同之間的張力更大。

而有別於當面溝通可以直接看到對方情緒,在網路上發表言論少了這層顧慮,讓更多偏激的極端語言更容易出現,加上同溫層的立場細分與強化,不同溫層在社群媒體上形成的「言論內戰」更層出不窮。

曾柏文最後以美國學者安德森《想像的共同體》總結,民主制度的前提,是建立在大眾對共同體存在的認可,當人民閱讀同份報紙、收看同樣的電視,彼此共享的資訊和經驗讓共同體得以誕生。然而在當代「部落化、碎片化」的社會形態中,社群媒體瓦解了大眾對共同體的想像,要如何重新建立認同?民主制度要如何維繫?目前仍是未知。

JPEG

討論三:如何降低公民參政門檻

獨立媒體沃草長期以來透過國會直播、政治人物給問嗎、公民思辨漫畫與文章等方式,積極推動如何降低公民參政門檻。圓桌討論三由沃草執行長林祖儀主持,參與者從國中生、高中生到社會人士,林祖儀首先向參與者提問,「假設明年度大選如果有公投,那麼在那之前我們可以做什麼?」

參與者回答,一個是在家裡舉辦「思辨之夜」,與價值觀不同的家人朋友面對面直接對話;而面對光譜另一端的陌生人,也許可以透過參與對方感興趣的場合,走入社區、里民大會,以對方能接受的語言,設身處地積極聆聽對方的想法;也可以組成「網軍」深入不同社群媒體專頁,在不實資訊下留言張貼正確資訊。

與會的高中生也提出,改變社會科學的教育方式也是重要的。例如可以在學校舉辦模擬公投,在公民課上多設計一些哲學思辨課程,讓學生有更多練習獨立思考的機會。

參與者也一致認同,對話時必須先屏除自己先入為主的看法,「認同對方的不認同」,使用平易近人的語言、貼近人心的故事,比起數據更有效。

JPEG

討論四:開放資料與政府透明化

圓桌討論四以「開放資料與政府透明化」為題,由具豐富推動開放資料經驗的王景弘主持。王景弘一開始拋出問題,究竟在民眾的心理認知中,「政府」長得是什麼樣子?參與者表示,政府對他而言,指涉到特定權力關係,握有決定許多事物的決定權;或有參與者認為,每天在新聞看到層出不窮的報導,感覺政府內部很混亂;也有參與者表示,政府多半只會把有利資訊傳遞給特定利益關聯的受眾,所以對於大眾而言,政府透明化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之一。不過究竟全面透明化是否對大眾有益,參與者多持保留意見,也擔心資料過度透明,有心人士會利用這些資料去攻擊其他人,造成對立。

網路上的資訊多且繁雜,但若要找到有用且對的資料,對於多數民眾的困擾是要怎麼找到真正合適的資訊?目前政府透過媒體與自身部門網站,作為公開資訊與民眾溝通的平台。然而每個人所需的資訊並不相同,廣義上來說,並沒有「單一」適當的方法,難以聚焦在特定面向,推薦或篩選符合每個民眾需求的管道。

假使沒有一個「絕對性」的方法,那政府到底應該作些什麼?曾任職公部門的王景弘表示,政府工作主要分成施政與治理兩部分,「對政府而言,有時候就是做能力範圍內可以做到的事,而非做到最好」。不過對於民眾和政府之間認知的落差,王景弘直言,人民對於自己期待中的政府樣貌,其實是沒有想像的。「究竟我們希望政府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是每位公民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

JPEG

討論五:政治素人參政再想像

新科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從網紅政治素人成功走進市議會,在圓桌討論首先以去年九合一大選為例,向參與者詢問每個人投票意願是如何產生。許多參與者表示,身旁的意見領袖、家人、朋友是主要影響投票決策的主因。呱吉也分享自己的選戰策略:首要要讓全台灣喜歡他的觀眾產生足夠熱情,願意突破粉絲同溫層去影響該選區的親友,把票投給自己。如果光依賴自己的網路聲量,在選區的得票數可能連保證金都拿不回來。

「科技沒有真正讓社會變得多元,反而讓我們困在同溫層裡,跟彼此拉開距離。」呱吉表示,去年度同婚議題的公投,反同勢力的票數直直領先,讓許多挺同的民眾感到意外。雖然對於結果失望,但有多少人真的嘗試和立場相對的家人溝通?不過,現場有超過七成的參與者表示,自己曾試圖說服家人改變對同志的看法。呱吉也認為,跟長輩溝通要兼顧情理,態度要有禮貌,不要用艱深的語言解釋。越是平易近人的說法,才更有可能促成溝通。

在台灣許多倡議團體的議題,即便有再好的理念,卻總是難以突破同溫層。呱吉認為,有很大一部分是溝通出了問題,而這也連結到他之所以參政的理由,希望能夠鼓勵更多年輕人參與政治,在沒有豐富的政治資源和金錢下,素人參政勝選是有可能的。

JPEG

討論六:區塊鏈在當代數位治理

作爲立法院長期推動區塊鏈應用的領頭羊,立法委員許毓仁在圓桌討論中,和參與者一同探討區塊鏈實際應用在政府部門的可能。許毓仁首先介紹比特幣技術發展與特性,一是區塊鏈的獨立性,譬如使用金流系統轉帳給他人,可以不需經過中介機構;二是來自密碼學的特性,無法被輕易竄改,使用上更為安全;還有區塊鏈的公開性,讓每位使用者都可以取得資料權限,系統去中心化。

將區塊鏈實際應用在政府部門,許毓仁首先提到可以用在投票制度。以去年選舉為例,公投綁大選讓選民排隊隊伍拉長,若是是用區塊鏈技術,可以有效讓整體投票效益增加。或者可以把區塊鏈用在時間銀行,民眾可以透過累積服務時數換取代幣,進而兌換其他服務。他也提到,台灣有許多人過度濫用當前健保制度,索取過多藥物,耗費健保資源。如果使用區塊鏈技術,則有可能以代幣獎勵取代藥物耗費。

然而,由於區塊鏈仍然是新技術,發展尚不完全,效益也還不高。若是完全仰賴單一系統也可能有被駭風險,或是因為過度濫用產生道德危險,加深社會不平等。許毓仁表示,發展區塊鏈技術,還需要更多學術研究與教育建設,且必須考慮是否會造成新的社會問題。

JPEG

討論七:數位科技與藝術教育

投入數位藝術和藝術教育多年,台北市立美術館研究員王柏偉此次以「數位科技與藝術教育」為題,與民眾一同討論數位浪潮時代下,藝術教育的轉變與可能性。由於科技工具快速的進化,這股潮流也持續延燒到藝術工作者,對此參與者表示,數位科技讓「閱讀藝術」上有了很多新的可能,像是現在走進美術館,不管是小朋友還是大人,注意力多集中在視覺、動態聲光類型的作品。作為老師及家長,要如何去引導小朋友理解藝術的核心、色彩背後的概念,成為了目前教學上新的挑戰。
在藝術創作上,參與者也表示,除了創作概念和形式很重要外,也必須考量觀眾將如何感受作品。例如,作品拍照起來是否好看、在展間設計上是否要增設拍照區,吸引更多觀眾參與互動,加速數位行銷的擴散速度。或是在作品中加入科技元素,像是結合WIFI,觀眾靠近作品時,會收到來自藝術家的訊息。另外,因為社群媒體的使用設定,也改變了藝術創作者的創作模式,如從前習慣拍攝矩形照片的攝影師,受到Instagram多以方形照片呈現的影響,因而轉換了構圖形式。
參與者多來自藝文工作背景,許多人也擔憂,因為科技不斷更新,「會不會再過不到五年、十年,又有新的東西出現,那麼我們要怎麼教育下一代」。不過參與者同時也反思,當下科技的演進,其實也是反映當下的社會現實,我們所能做的,則是思辨藝術洪流裡不變的價值究竟是什麼。

JPEG

討論八:數位科技與社會連結

法國國會議員佛蒂薩延續專題講座主題「數位科技與社會連結」,與民眾展開討論。其中許多參與者提出疑問,關於辯論是不是真的能達到共識。多數人認為結果並不盡然,例如英國2016年舉辦的脫歐公投,直至今日整個英國社會還是在討論的狀態中,共識仍遙遙無期;或是同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當年川普意外勝出,至今仍然有不少民眾在思考何以川普得以當選。然而,參與者也同意,如果不去辯論,嘗試去聆聽與自己立場相左的看法,那麼可能會加深了解彼此的難度。
而參與者也同樣好奇,法國黃背心運動後的全國公民大辯論如何進行,大辯論又如何成功吸引民眾關注。佛蒂薩回答時多次提到媒體的角色。她指出,媒體大幅報導辯論,讓許多民眾開始關注到辯論的議題,過程中也越來越多人加入到討論。即便住在相對偏遠的地區,或是家中沒有網路的民眾,對於議題比較生疏,法國地方政府也不斷嘗試擴展辯論的活動範圍與次數,期待透過更多元的媒介觸及到更多民眾。

JPEG

討論九:數位時代的人權教育

圓桌討論九由法國人權大使克羅凱特主持,探討「數位時代的人權教育」。針對人權教育推動的首要對象,克羅凱特表示,年輕世代是主要受教育的族群,不過要真正成為民主的社會,年長者的人權教育也不應缺席。

為了讓大眾持續關注人權議題,參與者提到,除了可以透過當下網路意見領袖或Youtuber討論而引發話題,或是結合網路遊戲發展與人權教育的素材。例如2017年台灣遊戲公司「赤燭」,發行有關白色恐怖歷史的《返校》,讓年輕人在玩遊戲的同時,呈現威權時代下的不人道待遇,臨場深刻感受人權之重要。克羅凱特補充,在歐洲,由於納粹大屠殺的倖存者多已離世,目前許多國家則是利用虛擬實境保存和再現這些歷史,作為人權教育的素材。

克羅凱特指出,推動人權教育的重要關鍵在於,人權教育不能交由政府主導,否則公信力和正當性都會遭受質疑。由於青年世代的人權教育需要花費較長的時間,人權教育得回歸於哲學教育模式,培養獨立性與批判思考的能力,理解人權從何而來,該如何捍衛,而非填鴨式灌輸內容。

JPEG

解論

一整晚直至午夜的對話與討論,許多參與者都紛紛表示,在當今數位浪潮世代下,科技之於假新聞、同溫層、社群媒體所造成的民主危機,已經讓這個看似緊密連結、實際逐漸疏遠的社群共同體,越來越難形成共識。大會主持人耿一偉說明,「民主基本上假設每個人都具有理性判斷能力,然而數位浪潮最大的問題,是他所帶來龐大的資訊與種種慾望,降低一個人理性思考的動力。數位和民主一樣都是動態的、持續在改變的。可是當今兩者之間最大的矛盾,在於如果我們對民主的想像是,只要有了一個完美的它,我們就不需要去為它辯護的話,這不是民主。」

克羅凱特回應,科技本身並沒有對錯,而是我們如何使用它去尋找「第三條路」。在這過程中,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將會是鋪展「第三條路」的重要基礎。對此,耿一偉提出一個重要的練習,「在為政治議題討論的時候,我們很難沒有自己的立場。但是我們在為藝術討論的時候,我們才有可能跳開來。」

作為長期推動台灣審議式民主的一份子,主持人呂家華表示,「一個人要走一百步很簡單,一群人要一起走一步很難。思辨很多時候需要過程去醞釀和發散,但更關鍵的是,即便沒有共識,整個社會要怎麼一起繼續走下去。」

耿一偉補充,「所以民主意味著一件事,我們要學習關懷別人,希望這個社會更好,而且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

文字整理:台灣藝文空間連線
照片 : ©法國在台協會/柯蕾俐

發表於 11/04/2019

回到頁面上方